首页| 新闻| 江苏| 国内| 国际| 社会| 娱乐| 教育| 旅游| 文化| 美食| 财经| 汽车| 科技| 体育| 健康| 房产| 军事| 地方| 图说| 视界

吴伯凡:人类的历史是一部通讯史

2019-06-30 20:27:16 来源:新 责任编辑: 字体:

  比如大象通过象脚接受和传递水源食物等信息,而人类虽然通过自行车等交通工具提高了物理移动的效率,但信息移动的效率还不够高,当互联网出现时才算极大地提高了人类的自由度。

  消极自由看似很被动,但它是一种让我们免于被他人裹挟、被他人打扰的自由。高度信息化和互联网化让我们彻底地“失重”,很容易被裹挟、找不到方向。

  2、尽量扩大你的认知视野,让自己获得相对更大的自由,尼采说“我们出生就生活在监狱中,我们的目光就是我们监狱的边界”。

  当我们处于过度互联和信息超载时,我们表面上获得了无限自由,但其实处于一种身不由己的状态,一种浮皮潦草、贪多求全的状态,当信息的浪潮退去,我们获得的仅是一种漂泊感和流浪感。

  在人类不断地由物理世界走向信息世界的过程中,我们的信息媒介会变得越来越轻,直到变得无重量。比如说货币,从有形的一般等价物,到金银,再到纸币,再到银行卡,再到现在的比特币。甚至到了2045年,我们可以直接将自己比特化,把所有的记忆和信息都变成数据储存起来,到那时我们就可以像换手机一样更换身体,但灵魂却永远存储起来。

  当人类的不断地把物理世界信息化,人类的世界也就从单纯的物理世界走向了物理世界和信息世界并存的双层世界,我们可以用通信的手段代替交通的手段,通过对信息世界的操作来实现对物理世界的控制,如使用遥控器、无人驾驶等。

  人类的很多物理移动很多时候是为了信息传递,当信息必须依靠物理位移来传递时,只会出现马拉松式的悲剧,当人们学会将信息传递和物理位移分开时,信息传递效率就可以极大提高,比如长城的烽火台。

  积极自由发展到了极致就像彻底失重,犹如一根羽毛,随风而逝,无所适从,找不到方向,变成了一种不由自主的自由。

  很多时候,当我们对物理世界无可奈何时,我们可以将它信息化,通过处理信息,解决实际物理世界的问题。比如说柏修斯通过盾牌镜子杀死美杜莎,比如说曹冲称象,它们本质上用的都是一种虚拟化、信息化的方法。

  当人类的世界从物理世界不断迁移到信息世界时,人类的世界也就不断地进入一种“失重”状态,看似无比丰饶和自由,但其实是被裹挟的不由自主,因此学会在“重”与“失重”之间寻找到黄金平衡点是人类在这个极度自由时代要面临的巨大挑战。

  自由分为两类:积极自由和消极自由,是一种需要履行的自由。积极自由:可以自由地决定自己去做什么;消极自由:可以自主地决定自己不做什么。

  动物:每种动物都可以移动,但移动的效率并不一样。蜗牛和乌龟这类移动效率极低的动物需要带着自己的“房子”移动,而走兽的移动效率不如飞禽,飞禽中移动效率最高的当属秃鹫:由于它们自己不捕食只能慢慢等待,因此必须节约能量,所以利用热气滑翔,高效省力。

  但对物理移动性的追求主要是为了获取信息,因此当提高了信息传递效率时也就变相地提高了自己的移动性。

  一部生物进化史就是一部生物不断获得移动性的历史,一部人类史也是一部人类不断摆脱物理世界的束缚从而获得信息自由的历史。

  我们只有与这种失重的状态抗争(fight),才能最终获得像飞翔般的自由(flight),只有在“重”与“失重”间保持某种极其微妙的平衡,我们才能可能像秃鹫一样高效飞翔。

  • 新闻
  • 地方
  • 教育
  • 旅游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奉贤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